•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辣眼时评

引妻入怀:腹黑总裁花式宠

时间:2019-4-10 16:23:42   作者:   来源:网络   阅读:20   评论:0
引言

高富帅总裁坐拥名下数家大型企业,掌控着这座城市的经济命脉,同时也是无数少女花痴的对象,然而,他身边却一直带着个没人知道亲生母亲是谁的儿子。一天,家里来了个保姆,本以为是个村里来的“黄脸婆”,直到有一天,无意间看到了她在洗脸。褪去伪装后,这个女人竟有着惊人的绝世容颜?那么她处心积虑接近小男孩的目的到底是?1

第1章, 隐藏绝世容颜

“蓓一,妈死后,你就去……找那孩子,没人,会拦你了。”因病垂危的沈母,绝色的容颜已不复存在,病魔让她早已脱了人形,看着病床旁,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儿,她的眼里,尽是悔意。

人就是这样,很多事情,只有到濒临死亡的那刻,才恍然大悟,可惜,为时已晚。

沈蓓一抹去脸上的泪水,强颜欢笑地看着母亲,摇头“妈,孩子我不找了好不好,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父亲在6年前,母亲查出癌症后不久,突然不明原因的离开,这几年,她们娘俩经历了什么事,只有她们自己知晓。

沈母的气息此时已是十分微弱,说起话来非常费力,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道:“去吧…去找他,孩子爸爸…叫…宁少辰…但,答应我,不可以…用你真实的容貌去见他,蓓一……答应妈妈…”

握着沈蓓一的手,紧了又紧,却似是用尽了沈母此生的气力。

“妈,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用她本身的容貌?从小到大,母亲最引以为傲的不就是:她像她,遗传了她绝世的容颜。

但自从那件事后,母亲便用自己高超的化妆术,将她的容貌隐藏了去…

这一隐藏,便是6年。

可,握着她的手,此刻已垂下,没人会再回复她了…

没人告诉她,为何母亲不让她恢复真实的容貌,这几年,她旁敲侧击地问过她无数次,每次都是被母亲呵斥,一直叨念着,有一天,会告诉她。

可……这一天,是不是再也没了?

c城,高档别墅区

宁少辰结束了一个越洋电话会议,书房门刚打开,便听到了陌生的脚步声。

俊颜微侧,看向门口。

深邃的目光将来人上下扫过,看起来三十四五的年龄,仅仅算得上端正的五官,黑色边框眼镜,暗黄无光的皮肤,洗的泛白的格子衬衫,灰色的运动裤,黑色的运动鞋,掩不住的乡土气息,倒是清爽干净。

“我是新来的保姆。”感受到他疑惑的目光,沈蓓一低下头,解释着,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根据来之前百度上搜到的信息,这个男人,27岁,却已是宁氏家族的当家人,而宁氏,名下产业跨越了众多行业,简单来说,就是什么赚钱,他们做什么。

而宁少辰这个人,用网上的话说,那就是高富帅中的顶配,是她这种女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可,就是这么个男人,却是她孩子的父亲,那颗“精-子”的拥有者。

她无法形容,当她只是报着试试的心态在网页上搜索这个名字时,看着那大篇幅的介绍,与满篇的新闻时,她有多震惊!

当年的那件事,因为母亲的病急需医治,又因为她年龄小,所以,全程,她几乎都是听母亲的,她只印象很深刻的是,高考结束后没几天,母亲突然问她,如果可以给她看病,但是,可能会付出一生的代价,问她肯不肯,她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后来,母亲就给她化完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换了名字,然后就带她去了医院,做了个手术。

再后来,她们被送到了一个贵族医院,母亲的病在那里得到了很大的缓解,而她,在那里,怀怡十月,再然后,她生下了一个男孩,可是还来不及看上一眼,就被人抱走了,那年,她才18周岁。

没有上过大学,又要照顾母亲,以至于23岁了,她却没有一技之长,她什么都不会,但为了母亲,她倒是没有怨言,可是,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何母亲从那天后,就不让她以真实的面貌见人,还带她去了别的地方,再也没有回过家乡。

看着眼前的豪宅,再看看面前的男人,她更是疑惑了,这样的家世,这样出色的男人,当初又为何要用那样的方式要个孩子,却又为何偏偏找上她?

如果是之前的容貌,她可以理解为他们看上了她的基因好,可现实是,母亲带她过去时,容貌已经是化妆之后的。

可她知道,她怕是不可能知道答案了。

她这次来,倒也没有别的想法,她只是想看看那个孩子,如果能在他身边,照顾她,她也别无所求了,这世上,他成了她唯一的亲人。

她什么都不会,她想了很多方式进到宁宅,却都行不通,正好打听到说宁宅要保姆,还是照顾宁小熙,她觉得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她想过,对宁少辰用美人计,可母亲的话,她不想违背,更主要的是,她不想和男人有太多交集,她的余生,没想过要找男人。

父亲在母亲那种情况下,居然可以不要母亲,一走了之,让她对男人不敢再相信…

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对面的他,白衬衫,黑长裤,简单随性的打扮却也掩盖不了他夺目的五官,俊美异常,却冷的令人不寒而栗。

“嗯!”宁少辰的目光从沈蓓一身上移开,迈开长腿下楼走向厨房,打开冰箱,拿起了一瓶冰的水,喝了两口,没有情绪的应了声。

第一次,和孩子他爸见面,陌生,无感。

“宁先生,高小姐来了。”佣人在门口报备着。

“少辰。”温柔的声音,十分悦耳。

沈蓓一没有爱管闲事的心,她只是随意眼角看了一眼,看清她的脸时,心里却是一惊……

她见过这个女人,当初在医院的手术室外,隔着门,她偷偷看过,就是她,送来的“精子”,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她记忆力一向不错,更何况,这么美的女人,她的生活中并不常见,她自是忘不了。

只是,她,怎么会在这?而且她,和宁少辰看起来似乎关系不一般…

难道,她是他的爱人?不可能!

哪个爱人会让别的女人怀上自己男人的孩子,可…她的脑子乱成一团

第2章, 儿子居然是天才

“少辰,这是小熙要的限量版定位手表,看他最近都不太高兴,我找了很多地方,才找到。”越过沈蓓一,高雯在宁少辰面前站定,说话间,秀眉皱成了一团,看样子,对宁小熙十分担心。

将她的表情收入眼底,沈蓓一更是糊涂了,这女人似是对宁小熙不错,可作为后妈,不该是讨厌吗……

“你太惯他了……”宁少辰的冷意被宠溺替代,接过她手里的包装盒,脸上的温柔在转头看向沈蓓一时,一扫而光,冷冷的“拿去给他。”

抄起沙发椅子上的外套,随意的搭在手臂上“不是说要去看订婚礼服吗?”拉着高雯,与沈蓓一擦身而过。

淡淡的烟草气息,让沈蓓一微微皱眉,她不喜欢抽烟的男人。

隔着宁少辰,高雯回头看了眼沈蓓一,她的“平凡”,并没有让她深究,嘴唇上扬,她朝着沈蓓一点头,温柔而大方。

“小少爷醒了,你上来吧……”佣人在楼上俯身叫着沈蓓一。

沈蓓一到宁家有一会儿了,只是宁小熙一直在午睡,此刻听到佣人的话,她有些迫不急待。

低头,她咬着下唇,掩去了一眼的“雾气”。

儿子……她想了5年的儿子…脚下的步伐不由自主的有些蹒跚。

虽然当初这个孩子,降临的那么突然,虽然为了他,她拼了命考取的大学,最后也没有上成,虽然她本应开挂的人生,因为他,怕是以后再无起色。

但,十月怀怡,他的动,他的闹,她早已刻在了心里,所以,不管结果怎样,这几年,她还是想他,发了疯一样的想,只是之前母亲不和她提,她毫无头绪,一直耽搁了。

“你进去吧!”沈蓓一刚到门口,里面的佣人便招呼道,却似是松了口气。

沈蓓一没有动,只是站在门边,目光落在他身上,他裹着被子,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面,微微卷曲的头发,有些凌乱,却很萌。

生下他,只是匆匆一眼,便给人带走了,她无数次的脑子里幻想着他的容貌…

却,没想到如此“秀气”,是的,如果不是那各种明显的男性特征,他像极了女孩儿,漂亮异常,确切的说,像极了她自己。

这点认知让她又悲又喜,母亲没有骗她,是她的孩子,千真万确。

她的手,紧了又紧,压抑着想抱抱他的冲动。

“我叫沈蓓一,你叫宁小熙,对吗?”她出声打招呼,声音有些颤抖。

对于她的问题,宁小熙没有回复,而是侧身,从枕头下,拿了一个类似平板电脑的东西,然后,小手在上面飞快的输入着。

“把你名字输进去。”宁小熙将小电脑转过来,朝着沈蓓一。

上面全部都是蓝色的数字和字母,看起来类似编程……

沈蓓一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这孩子,不是才5岁吗?

她刚刚还以为他在看动画片呢?

这……是所谓的程序?

她不知道这小鬼要做什么,但,她还是用拼音把沈蓓一三个字输了进去。

过了大概一分钟,宁小熙将电脑放至一侧,双膝跪在床上,然后双手环胸,一脸严肃的盯着沈蓓一“大婶,你18岁前的资料,都是做假做出来的。”

他说的很笃定,沈蓓一却瞬间石化,当年那事,据说母亲花了高价,都帮她解决好了,也是怕将来会有后顾之忧,之前,面试这工作时,那柳絮都没有看出什么,可这孩子……

“大婶,你改资料,是为了勾引我爸吗?”宁小熙继续像模像样的分析着,但此时,他已非常熟练的将衬衫,外套,裤子全部穿好,然后下床,边穿着拖鞋,边问道。

这娴熟的自理能力,也让沈蓓一惊叹,但听到他说的话后,默默地松了口气,只是,大婶?她皱眉。

“小熙,不可以没礼貌。”刘妈端着托盘,站在门口,看着里面二人的互动,眼里的无奈一闪而过,她将托盘放在旁边的小圆桌上,里面大碗小碗放了好几个。

“刘妈。”沈蓓一站直身体,礼貌的朝着刘妈点头,刚刚在外面,她见过刘妈。

刘妈对着她客气的笑了笑,然后帮宁小熙把衣服领子整理好,才开口道:“小熙智商有190,两岁时,就能读,能写三国语言,今年,已上完大学课程……最近,在研究那个什么程序,反正我也不懂,所以,沈小姐,吓到你了。”

刘妈云淡风轻地叙述,沈蓓一却完全呆怔了。

天呀,她和宁少辰,用那样的方式生出的孩子,居然是个天才,这……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你觉得你爸那么出色,能看得上我这样的女人?那资料是为了好找工作,而修改的!”沈蓓一努力平静着内心的激动,慢慢地吐言道。

宁小熙闻言,这才抬头看着她,上下打量一番,这话倒是不假,之前来的那二十多个,每个都比这女人漂亮,时尚太多了。

想着,他把碗放回桌子上。

“女人都善于伪装!”

一旁折被子的刘妈闻言,抿嘴轻笑,却摇了摇头,拉起被子,一使劲,腿一发软,便上身扑在了床上。

“奶奶,你没事吧?”宁小熙一下子窜了过来,在刘妈身边,双手紧张的抓着她的手臂。

沈蓓一见状赶紧上前,将刘妈扶起“刘妈,你没事吧?”这才一会儿便见刘妈的脸色煞白,额头上已有细小的汗珠,皱眉,这模样……

“没事没事,人老了,不中用了。”刘妈撑着床,重新站起来。

“奶奶,你不老!”宁小熙却是的抓着刘妈的手不松开,小脸上有着明显的倔强和难过。

据刚刚几个小时从别的佣人那里了解的情况,这刘妈是宁少辰从小的奶妈,宁小熙出生后,便也由她带他,虽然是佣人,但在宁宅,每个人都敬她,所以,不同于其他人,宁小熙也叫她奶奶。

只是,最近称年龄大了,照顾不动了,这也是宁家重新为宁小熙寻找新保姆的原因,可,这小祖宗,据说赶跑了几十个保姆了。

“小熙,奶奶老了,你再这么把人赶走,奶奶怕是要累死了。”刘妈说着,抬起袖子,擦起了泪水。

她的眼泪很显然让宁小熙慌了,小手依旧紧拽着刘妈,头低着,半晌后,才小声道:“那让她留下。”

刘妈抬头,宁小熙看不到的方位,嘲着沈蓓一眨了眨眼。

她这与年龄不相符的“调皮”,让沈蓓一愣了下,随即感激的点头……

“刘妈,怎么样?”百层大楼上,男人修长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远方,手指将燃了一半的烟蒂掐灭。

“看样子,是接受了!”电话那头,刘妈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看楼上,断断续续的有笑声传来,心里一暖,这屋里多久没有这样的笑声了,眼里却是浓浓的不舍。

第3章, 平静的生活

“你居然敢挠我痒?”小身子躲在被子下面,一脸冷洌的瞪着沈蓓一,想着之前那些人的刻意讨好,这女人倒是让人舒服多了。

沈蓓一却无视他,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掐了下,“宁小熙,不要总这样黑着脸,小孩子就应该快快乐乐的才对。”虽说这孩子智商高,但,毕竟才几岁,沈蓓一真不希望,他过于早熟。

宁小熙嘟嘟嘴,命令道“你不准走,看着我睡!”

“好,你睡着了,我再走。”

看着孩子的睡颜,沈蓓一的眼里再次起了雾气,她吸了吸鼻子,母亲去世后,一个多月了,她终于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了。

而不再是行尸走肉。

真好,未来,如是有你相伴,其他都不重要了。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日子过得倒是很平静,宁小熙刚开始,对她各种挑剔和嫌弃,见她不恼也不怒,折腾了几天,也没什么劲了。

倒是沈蓓一,她享受着和宁小熙的每一刻的相处,她摸索着他的脾气性格,她陪着他的喜怒衰乐,可能是感受到她的真心,宁小熙开始对她越来越依赖。

她自嘲这或许是母子血脉相通。

而和宁少辰,虽然每天都有见面,但,她刻意躲避,倒是没什么交集。

比想象中的生活,平淡了许多,却很幸福。

“爸爸,你是说,你要带我去摄血岛?”沈蓓一刚刚收拾好,准备去宁小熙的房间看看他睡了没,走到门口,便听到了他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很是兴奋,这孩子,说是才5岁,可能因为太聪明,又像他爸,冷得很,所以,除了在她面前和刘妈面前,倒是极少见他情绪这么高涨。

宁少辰俯身,拍了拍儿子的肩“早点睡,明天早上出发。”然后起身,走到门外时,他看到站在门侧的沈蓓一,没有表情的吩咐道“把他东西收拾下。”走了两步,停顿了下“你也一起去,方便照顾他。”

“哦!”沈蓓一开心不已,她才不管这次旅行是为了什么,她也不在乎自己去的目的,反正这是她与儿子的第一次旅行,她异常兴奋。

看着那道背影走远,沈蓓一忍不住的高兴原地跳了一下,然后有道背影僵住。

转过身来时,沈蓓一已经进了房间。

“你说那里是海边,那,我要不要给你带游泳衣?”

“那防晒的,是不是也要带?”

“还有,你会不会海水过敏?”

“你会游泳吗?”

“你……”

“喂,大婶,你有完没完,又不是你出去旅游,你那么兴奋做什么?”宁小熙打断了一直在那自言自语的沈蓓一,将手上的漫画书合起来,然后,躺下,用被子把头捂起来,她让宁小熙叫她阿姨,可他执意叫大婶,纠正了几次,她也随他了。

“宁小熙,你这样,会缺氧的。”说话间,被子已被全部拉至身下。

沈蓓一见他瞪着自己,在他脸上拧了一下“屁大点的孩子,天天爱生气,你小心,长大后和你爸一样,面瘫!”

门口,宁少辰见房门开着,刚准备替他关上,听见这句话后,脸一黑,这是一个保姆该说的话?他面瘫?他不由的抬起大手,在脸颊摸了下,修长的手指,收紧。

“关灯,我要睡觉。”

“你陪我说会儿话吗?”

“不说了!”

“小气鬼,睡觉就睡觉。”

脚步声临近,宁少辰后退,转身,离开。

不是他大度不计较,而是,这小子的性子,他了解,他愿意和你顶嘴,愿意和你说话,证明,他心里还有这个人,否则,他多说一句都难,比如,他对高雯,他就连顶嘴都不会,想到这里,他皱着眉头……

第二天一早,看到车里坐着的高雯时,沈蓓一楞了下,敢情是人家“一家人”出游,她去做,电灯炮?

算了,反正在这些人眼里,她此刻的身份估计都不算是个“人”,谁在乎呢?想到这,她便释然了。

摄血岛,名字虽然听着有点渗人,到了那儿,沈蓓一却觉得美极了,碧海蓝天,一个废弃的港口,原始的渔民建筑,下船后,不远的地方,还残留着很久以前的炮台,古香古色,她昨晚在百度上做过功课,这里是c市,新开发的旅游景点,目前还没正式对外开放。

“累不累?”宁少辰见高雯揉捏着太阳穴,温柔的询问道。

这个男人,对谁都冷冷的,唯独面对这女人时,却柔情似水,难道这是爱情?可她爸爸以前也对她妈妈这么温柔,不也……

接触到她的目光,宁少辰转过身,两人四目相对。

眼里的柔情,已不复存在,虽不动声色,却依旧让沈蓓一感受到了他强大的气场,不怒自威,她不由自主的绷紧身体“我带小熙去下面沙滩玩。”

说完,她转身,不敢再做停留。

“大婶,你真不是为了我爸才留下来的?”

“宁小熙,我说几百遍了,你不要问了,行不行?再说,他和你高阿姨都要订婚了,你高阿姨又漂亮,又温柔,对你也好,我就是对你爸有心思,我也没那资本吧?”

“白莲花,绿茶婊……就你这智商低的觉得她好。”宁小熙用力踢了下脚下的沙子,嘴里嘀咕道。

对于他的“语出惊人”,这段时间,沈蓓一早已习惯,扯了扯嘴唇“你爸觉得她好就行。”

“他?他本来智商是不低的,可惜呀,一根筋的想报恩,哪里还看得清,那人的好坏。”

报恩?沈蓓一蹙眉。

第4章, 爱不起

但是,她不敢问太多,这宁小熙对她虽说已不再排斥,但,还是有戒心。

和宁小熙玩了几个小时,直到张叔来找他们吃饭,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往回走。

酒店大厅一侧,窗边,高雯一头栗色长卷发,被撩到一侧,面色带着淡淡的笑意,眉眼动人,宁少辰一袭深灰色西装,俊美非凡,两人似乎聊到了什么高兴的事,看起来,心情不错。

“啊…宁小熙,你怎么可以把海螺里灌满了水,我的衣服…啊!”沈蓓一的尖叫着,让二人一起将视线移到了窗外。

只见沈蓓一低着头,双手在拧着胸前的衣服,因为用力拉扯,平坦的小腹,若隐若现,拧了两下,她手放下,把衣服扯了下,胸前的饱。满因为衣服打湿后,倒是看了个真实。

旁边路过的男人,目光看向她时,眼里已有些轻挑。

高雯低头抿了口咖啡,看不出,这保姆身材倒是极好,如不是那张脸,她还真怀疑,这女人是为了宁少辰而来的。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宁少辰,发现他已收回了视线,没什么表情,心沉了几分,怪自己想太多,以他的身份和颜值,外面巴着他的女人什么样的没有。

“大婶,我有让你往自己身上倒水吗?”对于她的尖叫,宁小熙只是冷冷的讽刺道,这智商!

“宁小熙,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明明是他让听听海螺的声音,她才将海螺倒过的,这么小,就这么腹黑,肯定不像她。

宁小熙不再理她,面无表情的小脸上,唇角却轻轻上扬。

“小熙似乎挺喜欢这保姆的……”高雯看着二人的互动,拿起小勺,搅动着杯里的咖啡,那孩子,从来没有这样和她相处过,无论她表现的多好,想到这,心里暗然。

两人从另一侧的电梯上去的,所以,并没有留意到这边的宁少辰和高雯。

宁少辰没回答她,站起身,将椅子上的外套拿起,披在高雯肩上“走吧,去吃饭,你应该也饿了。”

房间里,沈蓓一将宁小熙的衣服换好后,便去浴室,换了衣服,自己也简单的梳洗了下。

出来时,宁小熙拿着她的手机,在上面按着什么,她上前几步,便夺过来“叫你把水弄我身上,不给你手机看。”

宁小熙对于她的话,没在意,倒是出声问道“大婶,我爸其实人挺好的,你要不考虑下喜欢他呗?”

沈蓓一将手机放到一侧,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吹风机,给宁小熙吹着头发“喜欢?呵呵,你爸那是高富帅中的顶配,我爱不起!”说完,心中酸涩,她这辈子,还能有爱情吗?

放下吹风机,她抱住宁小熙“以后,小熙做大婶的孩子,好不好?”

宁小熙眉头皱了下“你能生出我这么高智商的儿子?”语气虽有讽刺,但人还是往她怀里钻了钻。

宁少辰正好回来拿点东西,路过两人房间时,便听到了这番对话,眉头又紧了紧,爱不起?让宁小熙做她孩子?这保姆……的言行,似是有点怪异。

突然,“哈哈……宁小熙,住手,哈哈……”女人的笑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不稍片刻,又换成的稚嫩的小男声“哈哈……哈哈……”

“还敢不敢偷袭我?”

“哈哈……不……哈哈,不敢了……哈哈……”

接着,便是二人的打闹声,听声音,便知道,那臭小子,很开心,他从没见过的开心。

思绪回转,记得5年前,他突然被那老头送到了他身边,说是他的儿子,他很清楚他绝对不可能做出在外面留种这种事,但,在DNA鉴定证书面前,他却无法辩驳。

可恶的是,他家那老头自从把这小子扔给他之后,夫妻俩就双双去了国外养老,这么多年,任凭他用了何种方式,也敲不开两老的嘴,也费了很多功夫调查,很显然,那老头,做了善后。

所以,他到目前为止,确实不知道这孩子是个怎么回事,以至于在他面前,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做个父亲。

这么多年,他知道,他不算快乐,但,他无奈!

“你过来一下!”他拨通柳絮的电话。

柳絮办事,他一向放心,所以,宁少辰之前一直没问过关于沈蓓一的情况。

“我说你有没有意思呀,我这刚把人家哄到房间,你这电话就打来了,自己禁欲,还害别人……”柳絮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明显的欲求不满。

宁少辰对他抱怨,直接无视“把那新保姆的情况说一下。”

柳絮楞了下,这又是整哪一出?但,还是如实应答

“27岁,父母双亡,没有结婚,没有孩子…”

“单身?来做保姆?”宁少辰皱眉,打断柳絮的话。

“这个问题,我之前也想过,你说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所以……”柳絮回转过身,故作惊讶的看着宁少辰,却被一只笔砸中了右脸,“喂,你手下留情好不好?我还指望这张脸娶妻生子呢!”

其实柳絮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只是在宁少辰身边,被遮住了光芒。

“你的魅力,那是老少通吃,好,你别瞪了,我就是那么一说。”

他重新调整了坐姿,这才又开口“其实你别想太多了,我问过她,她说她父亲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她高中刚毕业,母亲就查出来得了癌症,她为了照顾母亲,没有上过大学,母亲前不久去世了,她一个女的,无依无靠,又没有一技之长,长得吧……咳,也没有什么优势,但,很喜欢孩子,我看她人老实,家庭背景,又很干净,才带她过来的。”柳絮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很认真的解释着。

而这些情况,他也确定在事后,去核查过。

宁少辰收回视线重新放回门口,难道真是他过于紧张了?“嗯,你留点心!”

27岁,同岁?呵,他还以为她有三十四五了。

见他沉思,柳絮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抿了一口,才接着说“你调查她做什么?不会真对你下手了吧?”随后,又是一惊,掩着嘴“或者,你对她感兴趣?”

第5章,煮面

“你说什么……”一丝沉吟从口中溢出,宁少辰犀利的目光射向柳絮。

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柳絮起身走向门口,这样的男人,真不知道那些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是怎么想的?一点情趣都没有。

晚饭时,宁小熙称自己不舒服,不想下去吃饭,让沈蓓一将饭菜端到了楼上,看着他味口极好的吃了这再吃那,沈蓓一了然“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直觉,这孩子好像真不太喜欢高雯。

本来说第二天还要坐游艇去海上玩的,晚上9点多时,宁少辰似是接了个电话,有急事,便带着一群人返了回去。

喧闹糟杂的酒吧,重金属的音乐哪怕隔着重重的门,都能穿透进来。

VIP包厢里

宁少辰修长的手指,来回转动着酒杯,里面的红色液体跟着上下晃动。

“把人带过来。”

话音落,门被推开,一个女人,被人推了进来。

精致的五官,清新的气质,与这种场合格格不入,可来这的人都知道,这只是的她的伪装。

“把你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遍。”韩应昊朝着宁少辰的方向挑了挑。

拿起酒杯,宁少辰一饮而尽“如果有半句假话,小心你的舌头。”他说的云淡风轻,但,在场的人却都知道,宁少辰干得出这种事,在他眼里只有想与不想,从来没有敢与不敢。

女人双膝一曲,跪在了地上“当年,是他们逼我的,他们,他们让我给你下了药,然后……然后取了你的……精子。”

“是谁?”

“你……你父亲……”女人颤颤微微,却不敢有一丝隐瞒,她恨自己喝多了酒,嘴贱。

“然后呢?那个女人,又是谁?”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我本来想,想自己怀……怀的,可是,你,你父亲没看上我,所以,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出国,我……我花光了,最近,才偷偷回到c城,我……”

“把她送走,我永远都不想看到她。”宁少辰有些烦燥的打断她。

“宁少,你放过我吧,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说出去。”女人纤细的手指轻轻拉着他的裤脚,眼里擒着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求着宁少辰。

可惜……

“带出去。”他低吼,心里,却莫名地松了口气,他儿子的母亲,自然不能是这种人。

柳絮坐在他身侧,摆弄着吧台上的空酒杯,半晌后,拍着他后背“你家老头子应该不至于会坑你,毕竟是宁小熙的亲娘,他不可能随便找个人,而且,你看你家那小子的长相,我看他母亲,应该不会差。”

没有回应,宁少辰沉默着,他实在不明白父亲当年,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何,他还年轻,如果想要孩子,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为何非要以这样的方式给他留下个孩子。

“要我说,最倒霉的,就是高雯,莫名其妙就给人当了后妈。你以后,可得善待人家。”宁少辰回瞪了他一眼。

想起高雯,他拿起酒瓶,将瓶中的酒,一饮而尽,他确实欠她的,从小到大。

将手腕处的钮扣解开,向上挽起,然后拿起外套,看着柳絮吩咐道。“所以,下个月初的订婚宴,你多费点心。”

柳絮对着走到门口的宁少辰翻白眼,又不是他订婚,又不是他对不起人家,他费哪门子的心?

宁少辰回家时,看到宁小熙的房间灯亮着,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都快1点了,平常这个时候,早睡了,想着便推门而入,然后,便看到了床上一大一小。

沈蓓一自从母亲生病后,睡眠便十分浅,听到开门声,她就醒了,只是睡意朦胧,有些没缓过来,这会儿听到脚步声,她一下子坐起身。

宁少辰站在床头,脸色沉了沉,盯着她看。

“我陪他聊了会天,有点困,不小心睡着了,你……少爷回来了?”

说完,替宁熙拉好被子,然后,对着宁少辰点点头“少爷,我先回房了!”

擦身而过,淡淡的香气,合着空气吸入鼻腔,宁少辰咽了下口水,突然感到口干舌燥。

“去给我煮碗面!”晚上没怎么吃,又喝了这么多酒,此刻胃里很不舒服。

对于宁少辰这不合常理的要求,她楞了下,她是来照顾宁小熙的,当初来之前也说过,她只负责宁小熙的日常,这,给这位大少爷煮面,她是不是可以拒绝?

毕竟,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好吧,虽然她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不可能让宁少辰有别的想法,但,她就是不想和他有太多接触。

他,看不起她。

她,也不想看上他!

“一碗面,1千块。”

沈蓓一闻言,低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钱,果真是个好东西,当年,母亲生病,如果不是因为没钱,她怎么可能……

宁少辰对于她的犹豫有些烦躁。

这女人来这里,快大半个月了,见到他,从来对他都是不冷不热?这倒是让他这一直被众星捧月的人,有些不习惯。

“是,少爷!”虽然她困极了,她也牙根儿对钱也不感兴趣,毕竟,母亲去世后,她一个人,有饭吃,能穿暖,就够了,她对物质上没什么要求。

再说宁家给的工资,也不是小数目,足够她花了。但,他还不想和他明目张胆的对着干,毕竟,能不能照顾宁熙,只是他的一句话。

冰箱里,各种新鲜蔬菜,肉类鱼类尽有,在宁家住了一段时间,她知道宁少辰口味清淡,想着他身上的酒味,她便用牡蛎就着高汤煮了碗海鲜面。

面煮好了端出来放桌上时,宁少辰正好下楼,穿着藏青色丝质长睡袍,修长高大却不魁梧的身材,一览无遗,领口微微敞开,露出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他,确实受到了上天的眷顾,完美极了。

见他抬头,沈蓓一快速的收起视线,想解开脖子后面,围裙的带子时,却不小心将后面的发髻碰了下,可能是因为刚刚睡觉的原因,皮筋有些松,长长的秀发便不受重负的散落开来,落在脸颊一侧,暖色的射灯此刻正好照在她一侧脸上,猛地一看,尽是和她平常有些不太一样。

她“啊”的一声轻呼,想趁宁少辰没发现时,逃走,但,很显然,大少爷的眼神已告诉她,晚了……


标签:总裁 花式 梦蝶音画网 

⊙梦蝶音画网⊙——您可以分享到:

0

相关评论

站长平台____网站规则____免责申明____网站地图________百度统计____批量查询____联系我们____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60206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