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千奇百怪 

傲娇老公:第101次离婚

时间:2019-4-10 16:25:19   作者:   来源:网络   阅读:20   评论:0
引言

被染黑的花,冰冷的遗照,周遭是凝重和压抑的气氛,间或夹杂着几句人们的议论,这时,从教堂的门口走来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这场葬礼上,居然同时举办着一场婚礼?有人咒骂,有人嘲讽,她恍若未闻,眼神空洞,迈着机械的步伐走向另一头站着的那个男人...1

第一章 最晦气的婚礼

“这是最晦气的婚礼了吧。”

“别胡说,这可是炎氏集团少主炎戾琛的大婚,炎氏哼一声我们这样的小家族渣都不剩!”

“这场婚礼本来就是戾少要给苏家三小姐生不如死的开始,来参加这场婚礼的,心里多多少少都有数。”

肃穆的教堂,遍地的白花,应邀参加的都是A城有头有脸的商政名流,都是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的人物。

但是在这场A市最瞩目最让人忌惮的炎氏集团婚礼上,却没有一个人面露欣喜祝福的神色,每一个人的神情都透着压抑凝重,以及对苏家三小姐的嘲讽与嗤笑。

连化妆间里的化妆师,在给苏芷含上妆的时候,给苏芷含的色号都用的是暗沉的中毒色,映着苏芷含本来白皙的肌肤,让苏芷含本来甜美安静的容颜显出了诡异与阴暗,映着一丝不苟的新娘妆,有一种难言的阴暗。

苏芷含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抽起旁边的湿纸巾。

“妹妹,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就在这时一个纤细的身影走到苏芷含的身后,摁下了她想要擦拭掉唇彩的动作。

来人如瀑的长发,洁白的长裙,胸前别着一小束满天星,更加衬托的她娇柔动人。

绕到了苏芷晗的面前,眼里却早没有了半分娇柔或者婉约的形态,满眼的恶毒:

“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牢底坐穿,人尽可夫后年老色衰的孤独终老!才是最适合你的结局。可是戾少觉得那样都便宜你了,他向爸爸买下你,要你不仅一生都在赎罪,更要永远活在对怜凝的痛苦忏悔中,你一生中的每都要给怜凝赎罪!”

苏怜绯的声音尖锐而恶毒,连化妆师都惊的后退了两步。

虽然早听闻全城瞩目的炎家婚礼另有隐情,但是光听着就觉得这么可怕!

“这个不用你来提醒。”但是苏芷含淡淡的声音响起。

她甩开苏怜绯的手,擦掉了唇上的中毒色,露出唇瓣原来粉色的润泽,她的美颜清丽又婉约,就算没有涂唇彩也透出让人心底开始舒服的妍美:“反到是你,要来看笑话的话,就先藏好了你眼睛里的嫉妒。”

苏怜绯瞳孔瞬间放大一圈,声音更加尖锐:

“嫉妒,这个教堂谁不知道戾少娶了你是为了让你生不如死,你还以为他真的会喜欢你吗?”

“那又怎么样?”苏芷含站起身来,语气平淡的说:“就算是报复,嫁给他的也是我不是你,即使你跟怜凝姐姐长的一模一样。”

“你!”苏怜绯像是被钉子扎到一样,上前一步就猛然抬手。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

“戾少来了!”

“天哪,他太帅了!嫁给他的怎么不是我!”

“怎么?你也想在葬礼上……”

这样的骚乱只是一瞬间,在那个男人迈步走进来的时候就安静了下来。

炎戾琛冷厉的视线环绕了教堂一周,抿了抿薄唇开口:“她人呢

第二章 难产死了

“戾少,少夫人在化妆间准备。”身边的助理恭敬道。

“少夫人?”炎戾琛嗤笑了一声:“也对,过了今天她就是少夫人了,希望她喜欢这个身份。”

教堂内很温暖,有白色的鸽子在高高的窗框上栖息,阳光斜斜洒落,映照着空气中的微尘,给所有人的身上都笼罩了一层柔和的暖光。

苏芷含慌忙的站起来,猛然推开化妆室大门的男人英俊挺拔,一身黑色的西服衬托的他让人不敢直视的英俊无匹,棱角分明的容颜像是每一处都是让人怦然心动的尊贵坚硬,窗外光线落在他的身后,他睥睨的扫过一切,像是骤然降临人间的天神!

只是下,他一把拽起苏芷含,动作像比拽起一袋等不及扔出去的垃圾更粗暴!

苏芷含被拽的踉踉跄跄,几乎摔倒,她看着眼前冷硬挺拔,丝毫没有温度可言的身影,忍不住要落下泪来,但是苏芷含硬生生把眼角的泪意逼了回去。

要嫁给他了,是自己从年少开始的最美的梦,她是自愿的,不是吗?

两人携手走上红地毯的时候,观礼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明明知道这场婚礼就是个闹剧,可新人还是算的上是郎才女貌。

苏怜绯落后半步跟在了苏芷含的身边,不动声色的一脚踩上了她裙子的拖尾。

“啊!”苏芷含短促的叫了一声,重心不稳一下直直的跌落了下去,为了配合炎戾琛的身高,她踩了十公分高的高跟鞋,这一下子完全稳不住身形。

炎戾琛被她带的一个踉跄,偏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冷漠,随后松开了手。

苏芷含跪坐在地上,膝盖生疼,压低声音回头看向了苏怜绯:“你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但是……这么平的地,妹妹你怎么摔倒了!”苏怜绯却一脸惊恐,连忙上前扶住了苏芷含:“是……是不是姐姐让……”

炎戾琛的脸色愈加的阴沉,冷冷的笑了一声:“站起来,你就这么愿意让所有人看着你恶心的样子吗?”

这一句话意有所指,苏芷含连忙顺着他的视线低头,抹胸的婚纱因为刚才的意外已经滑落,胸口大半的雪白都暴露在外。

观礼席上已经起了不正常的骚动。

“姐姐,如果你在天有灵的话,就不要怪罪芷含了,她也不是故意害的你被人侮辱,害你难产而死的。你不要阻止芷含嫁给戾少了,你没完成的心愿……芷含替你完成,也算是有个结果了。”

苏怜绯哭的伤心,一段话说的断断续续,音量却是半点都不小,正是保证能让教堂内所有人听见的程度。

“听说当年苏家大小姐跟戾少在一起,两人天作之合,结果这苏家三小姐嫉妒,找了好几个流浪大汉侮辱了她的长姐,苏怜凝被找到的时候,那惨状,看都没办法看!”

“真的吗,吓死人了。”

“更恶毒的是,怜凝小姐身体不好,所以肚子里怀了野种也不能打掉,好不容易熬到生产,生生给我们的新娘吓的难产,就那么死了!”

第三章 遗照与黑花

“天呐,那不是她的亲姐姐吗!”

“这你都不懂吗?就算是姐妹,哪有自己做炎氏的少夫人好呢。”

众人议论纷纷,处在议论中心的苏芷含脸色苍白到了极致,将自己的裙子收拾好之后,艰难的站了起来。

炎戾琛唇边勾起了笑意,附耳对她说:“听到了吗?你就等着好好的享受你这一生吧,用来偿还你作下的孽和怜凝的一条命。”

说完这句话,炎戾琛站直了身子,也不管苏芷含有没有准备好,揽着她的肩膀就大步往前走。

苏芷含几乎被拖着走,没有人微笑,没有人祝福,人们看着苏芷含像是看一个送上刑架的小丑。

“现在,是不是该宣誓了?”炎戾琛拉着苏芷含的手,走到了戒童的面前。

苏怜绯在旁边冷笑了一声,朝着身后的人使了个颜色,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了过来。

戒童手里端着的不是戒指,竟然是苏怜凝的黑白遗照。

苏怜凝的黑白照片,上面的女人笑靥如花长相甜美又温柔,她的眉目如画楚楚动人却让新婚的场面更见诡异与突兀。

“我想姐姐的在天之灵,也是很想看见芷含幸福的,相比戒指,姐姐在九泉之下送出的祝福,才是芷含你最期盼的约定。”

苏怜绯一脸悲痛的表情,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苏芷含。

赫然是一朵黑花!

这个时候,所有参加婚礼的人都已经在窃窃私语。

苏芷含脸色变了变,但是很快苏芷含就强自按下了惊慌的神色,白皙的容颜上甚至带着温柔又惋惜,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黑花别在了苏怜绯的胸前:“我知道二姐跟大姐感情好,没想到今天我的婚礼上,你更加睹物思人,其实提前跟我说一声就行,我会给你准备个更大的胸花。”

一句话堵的苏怜绯张口结舌,胸前的黑花摘也不是不摘也不是。

“我觉得这花还是妹妹带比较合适一些吧?”苏怜绯勉强笑着开口。

“我是新娘所以要避讳,你作为姐姐双胞胎的妹妹,姐妹连心,难道也避讳吗?”苏芷含压低声音。

这种情况下,苏怜绯也就只能点点头,勉强开口:“我当然,不……”

“辛苦了。”苏芷含拍了拍她的肩膀:“姐姐看到一定很欣慰。”

苏怜绯一张俏脸上的表情堪称精彩,却是有苦说不出,她没有想到苏芷含能够反将她一军。

“至于照片,就要麻烦二姐你抱一下,你跟怜凝姐姐容貌相差无几,也算代表姐姐见证这一切。”苏芷含随手指了指位置,轻轻加了一句:“不管婚礼还是赎罪。”

苏怜绯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抱着黑白照片张口结舌,而教堂中刚刚的窃窃私语现在也在苏芷含的三言两语中不由得停歇下来。

就在这时,神父见状咳了一声,正色道:“新人宣誓。”

第四章 阴狠的人早有准备

新人宣誓,是要右手抵着神圣的圣经,但是炎戾琛一声令下,露出来的却是一个纯黑的骨灰盒!

炎戾琛一言不发就将苏芷含的手拽了起来,毫不犹豫的按在了骨灰盒上面。

苏芷含下意识的想要去挣脱,却丝毫撼动不了炎戾琛的力气。

苏芷含一直强制冷静的情绪,终于压不住惊慌与屈辱,手下的骨灰盒像是长满了荆棘,将苏芷含的心刺痛的血肉模糊。

别人的冷嘲热讽,甚至难堪她都可以挺直脊骨去面对,可是这个男人给的,轻描淡写也足够万箭穿心。

没有隆重的婚礼进行曲,没有让人心融化的我愿意,炎戾琛目视前方冷然开口道:“我宣誓,我会用我的一生,让我面前这个女人记住,她是怎么害死她的姐姐,我的爱人的。”

苏芷含纤细的手掌被按的生疼,但这比不上心中疼痛的万分之一,她竭力的露出一个笑容,却是压不住的苦涩:“只要能让我陪在你的身边,即使你现在误解我也无所谓。”

“呵呵,误解?”炎戾琛眼底丝毫不掩饰对苏芷含的恨意,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唯一的误解,就是曾经相信你,那是最大的笑话。”

他们的对话声音并不小,除了最后一句之外,其余的都被观礼的人们听的一清二楚。

今天来的都是商界的名流,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经过了炎戾琛的婚礼后,苏芷含的名字已经被所有人知晓了,但是提起她的名字来,每个人都会嗤笑一声。

苏家三小姐苏芷含婚礼和大小姐苏怜凝葬礼同时进行,这样的笑话足够到了苏芷含也进了坟墓还被人津津乐道!

典礼结束之后,苏芷含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了婚车上,只有一个司机在沉默的开车。

炎戾琛却与苏怜绯在另一辆婚车上,苏怜绯幽幽的叹了口气:“戾少,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如果怜凝姐姐还在的话,她肯定不希望看见你这样的。”

话虽这么说,苏怜绯的眼底却划过一丝阴狠,内心暗道当年她安排的那件事儿果然没有错,弄死了傻白甜的苏怜凝,还能顺便将难对付又从小觊觎炎戾琛的苏芷含拖下水,谁都不会怀疑到她身上来!

现在虽然苏芷含跟炎戾琛结婚了,但是绝对不会有感情,而她凭着跟苏怜凝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最后一定能走进戾少的心里。

苏怜绯这么想着,收敛了阴狠的眼神,抬头看向炎戾琛。

她早有准备。

苏芷含被自己的父亲卖给了炎戾琛,才有这样让全城笑话的婚礼,如果第二天被全城人发现,婚礼过后,跟炎戾琛洞房花烛的,却是,这个无辜的,跟苏怜凝有着一样容颜的自己!

这样的闹剧,对于所有厌恶苏家三小姐恶毒狠辣的人们来说,更是喜闻乐见大快人心的事。

而自己只要装装可怜,掉几滴眼泪,整个城市都会伸张正义,帮着自己把苏芷含踢出炎家,让自己成为少夫人!

苏怜绯美目流转,温柔的端起旁边的水杯:“戾琛哥哥,你也累了,如果怜凝姐姐看到一定心疼,先喝杯水吧。

第五章 你就是混蛋!

车子到了酒店后,缓缓停下。

炎戾琛优雅地下车,苏怜绯立刻跟在炎戾琛的身边,就差贴住炎戾琛:“戾琛哥哥,我们进去吧!”

炎戾琛不知道为什么划过一丝不耐,下意识的看向另一辆婚车。

炎戾琛还没侧过视线,突然,耳边响起车子轰轰的声音。

下意识侧目看过去,只见一辆车子正朝自己飞速地奔来,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几乎转眼之间,巨大的车头就直接逼近炎戾琛,炎戾琛全身的肌肉都在这一瞬间紧绷。身边一直紧紧跟着的苏怜绯尖叫的蹲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纤细的身影在耀眼的灯光下直直扑了过来,挡在了炎戾琛的面前。

而就在这时,黑车在千均一发之际,传来了刺耳的刹车声!

苏芷含脸色煞白,但是纤细的身影却没有后退一步,车头就在距离她的单薄身体不到2厘米的地方。

“你在找死吗?”炎戾琛一把拉过在他面前死死撑开双手的苏芷含。

苏止含看到那车疾驰而来,身体几乎是先于理智做出决定,等到自己意识到挡在了炎戾琛的面前,是抱着哪怕死亡的决心的。

苏芷含本来是闭着眼睛,听到炎戾琛的话,这才缓缓地睁开。

对上炎戾琛愤怒的目光,她有些恍惚,但是却脱口而出,“戾琛,你没事就好。”

听着这话,炎戾琛的心情陡然莫名更加烦躁。

“炎戾琛,你就是混蛋!”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拔高怒吼的声音响起,那个肇事车辆上下来一个男人,一把把苏芷含拉开。

“许学长?”苏芷含有些惊慌,抬头一看眼前正年轻的容颜,惊呼出声。

许长明一把把苏芷含护在身后。

炎戾城有些迷惑的长眸顿时危险的收紧。

“炎戾琛,你不应该这样对芷含。”许长明的声音带着不顾一切的那种颤抖,眸色不正常地通红,很明显是喝了不少的酒,才有这样的冲动。

确实,没有人在清醒的时候,会选择挑衅炎戾琛。

“芷含没有做错什么,苏怜凝出事那晚,她很早就离开了那个宾馆。而且芷含从小心地善良,根本不可能做那样的事,警察都没有确凿的证据,可是你要毁掉她的一辈子!”

许长明声音都透着混乱,但是一想到他护着的人是苏芷含,他愿意跟全世界对抗!

“所以,你是来英雄救美?”炎戾琛冷哼了一声,上前一步,给许长明整了整衣领。

下一拳就击在许长明的脸上,许长明直接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不停的咳嗽。

“学长!”苏芷含本能的扑过去。

这场婚礼,整个个城市都在看她笑话,只有许长明是真心实意维护自己,不惜与炎戾琛为敌


标签:老公 离婚 梦蝶音画网 

⊙梦蝶音画网⊙——您可以分享到:

0

相关评论

站长平台____网站规则____免责申明____网站地图________百度统计____批量查询____联系我们____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6020601号